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p在任权的电脑里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在任权的电脑里,堆积了数十个举报和维权材料文件夹。

7 岁的任权已经满头白发,他坐在简陋的房间中,指着电脑和打印机称,这些设备都是为了信访、举报工作而专门买的。在他的电脑文件里,堆积了数十个文件夹,都是数年来积累的录音、视频、维权照片以及举报贪腐的控诉材料,涉及到多名白云农工商公司的领导层,以及与之有经济往来的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他一张张地给南方日报记者翻看此前举报张新华案件时的材料和照片。

自从广州市纪委公布白云农工商总经理张新华涉案过亿被双规的消息后,这个白云农工商的老下岗工人,他作为长期举报张新华的下岗职工代表,成为各大媒体竞相采访的对象。

任权住在白云家园小区,同时是小区的居委会主任。白云家园是白云配件公司的其中一个宿舍,而白云配件公司是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下属的 0多家下属公司之一。其大片土地已被张新华卖掉,仅存白云家园(即西区宿舍)、中区宿舍和东区宿舍,现在共有500多户 000多人。

任权一头白发,瘦高的身躯凸显硬朗的身板和饱满的精神。南方日报记者想称呼他为任主任,但任权说他还是喜欢被称呼为任师傅。他是江苏苏州人,他对自己的名字有独到的解释:我姓任,你信任,我名权,你民权,大家命相连。

任权就是这么一个老人家 7 岁的他还敢骑着电单车载着记者上马路,驰骋在这片他努力维护的国有土地上。当他用混杂着普通话的 任氏 广州话和小区居民交流时,你确定他真的和这些 老广州 打成一片了。他的真诚,他的坚持,正如其他配件厂老职工对他的评价一样, 你任权的棱角磨不圆的,反而越磨越尖。 但就是这样一个倔强的老人,硬是带着一群老年下岗工人,将亿元贪官拉下了马。

小区 个出口路段都卖了,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开始举报

南方日报记者:是什么支撑你们持续十几年坚持举报下去?

任权:以前我们去举报,有人笑我们: 即使你们维权成功了,被侵吞的国有资产也是被国家没收,你们图什么?! 但是有两个信念一直支持我们进行举报和维权。一、我们是为了党和国家而伸张正义,看到国有资产被侵吞,我们也心痛!二、我们也是为了维护原职工被剥夺的权利。在白云公司工作了几十年,有的老职工甚至多达50多年,但其居住的房屋也没能参加房改,到头来连应有的房子也没有。市政府也曾经下达文件:明确指示要把职工现在居住的房子卖给下岗、退休职工。但张新华一伙蔑视政府的批示,不管下岗、退休职工死活。

他逼迫我们下岗职工无路可走,忍无可忍才长期举报。我们都是配件公司的基层员工,所住小区是单位的房改房。总公司卖那么多地,甚至卖到我们小区连出去的路都没了,损害到了职工的集体利益,不行。有一次有名小区业主突发急病,救护车转了一个多小时才绕进来,耽误了抢救,最后死了,影响很坏。

当时张新华假借政府征地的名义,实际上是满足私人开发商的需要,把我们白云家园前一块地和中区宿舍前一块地卖给了广州加益有限公司。本来签的协议是8 亩,后来不知怎么就添加到了109亩,把我们在这里几十年进出的道路和供白云家园小区用水的水塔也划进去了,弄得我们没路可走。发展商在施工过程中,我们一直抗议,对方很强横,喊打喊杀。晚上,只要他们一施工,就吵到我们不能睡觉。

白云小区出去有 条路,东边和西边各有一个出口通向怡新路,另一条很远的出口通向梅宾北路。且不说因为卖地后,东西这两个出口的地不是我们的,开发商建好后,我们也去不了怡新路了。而且现在施工期间,西边出口满是砖瓦,东边出口不下雨时灰尘滚滚,下雨时就水淹到腰间,根本没法走。

当时包括东西出口在内整个地都给了开发商开发。如果不争取道路,白云家园到怡新路就无路可走了,那么白云家园到外面的唯一出路就是一条通向梅宾北路的小巷,这样居民出小区将需要绕很长一段路。这小巷以前是 米,现在被张新华搞得剩不到2米。张新华重砌围墙,腾了将近200平方米搞他的别墅。

我知道这块地被卖了以后,就去规划局打印了一份图纸,一看,真的无路可走。我才开始维权的。

南方日报:之后有找张新华或开发商谈判过吗?

任权:有。那时我们找张新华说,你把白云家园前面的地卖掉了,那你就在通向梅花园车站的这边留一条路给我们,因为我们这里是可以有条路过去的。但他不肯。我们也找了开发商谈判,说你下面做地下车库,上面留条路给我们出去吧。他也不肯。

南方日报:后来事情如何解决?

任权:我们的反映上面也留意到了。2005年4月6日,当时市委领导率领包括市建委、规划局、国土局、农场局、白云区政府及街道等组成的政府工作团来到配件公司现场开会,听取群众诉求。我在现场地面上画出了卖地的红线,在会上,我们问, 为什么我们没路走? 市委领导说, 这条红线怎么画出来的,我一定要一查到底,给群众一个交待。

后来,市委市政府给我们小区留下了两条通往怡新路的道路和球场。他也回来视察过这些情况。在白云家园两个入口,各有一块石头。当时红线就是画到两块石头那。我放了石头在那,作为永远的记忆。

持续举报后,发现背后有更严重的猫腻

南方日报:这个事情最后解决了,为什么你们还要继续举报?

任权:张新华卖小区周边109亩土地卖了2 00万,但是这钱没有进财务。财务说: 钱给了,应该入账啊,但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们问张新华,他就说, 这钱你不用管,我会处理。 后来政府为了解决问题,要求白云农工商回收了20亩土地,但是花费了800多万,还要花费大量的金钱来解决因此带来的不良影响,包括搬迁电房、搞电线、改迁军用电缆、改建生活供水工程、修路等。但是最后他都言而无信。

他对待我们态度虽然不会强硬,但是会忽悠,答应我们的都不会做。2005年9月28到 0日,我们抗议时,警察去和张新华说, 你的职工在抗议,你不去解决问题,我们就逮捕你 。这样,张新华才肯来和我们商量。

有一次我和张新华正面交流,我跟他说, 你张新华好,或者我任权好,都不是好,关键是这些下岗职工都好才是好。 他说, 好好,我知道 。2006年春节,我短信祝他节日快乐时,他回复我。他感谢我没有举报他,因为当时我们重心是拿回道路,而且也没有足够证据。但是他和群众代表开会的很多承诺没兑现。除此之外,我们发现张新华等高管还有很多猫腻。

南方日报:有哪些猫腻?

任权:张新华等人在经营管理方面是无能的,导致白云农工商一路走下坡路,所有账号都被银行冻结了,他是败家子。他本身就是贪,在贪腐和玩弄权术方面很有一套,白云农工商的职工很痛恨他。

张新华和白云农工商的高管成立了两家公司,广田置业有限公司和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股东都是白云农工商的下属单位原来的一二把手。通过造假债务和假合同协议,把土地抵押了,然后这些下属单位就和广田或新雨田之间,大家你告我,我告你,你欠我钱,我欠你钱,等于说债权债务双方都是他。

然后他说这些下属单位无力偿还债务,起诉到法院,把土地判给了广田或新雨田。空手套白狼后,广田和新雨田再低价把土地卖给其他人。

南方日报:纪委将张新华定性为窝案,你们怎么看待?

任权:纪委定性准确。比如,元下田果场是张新华最早下手的。200 年,张新华伙同他人共侵吞了21000多平方米的地,手法和白云机电公司的一样,但元下田果场并没有从转卖中获得一分一毫。张新华把钱先从广田公司转到元下田果场,过几天把钱拿走,然后做假账说元下田果场无力偿还广田公司1600万元的债务,把元下田果场告到法院。

以前张新华的一个手下是元下田的经理和法人代表。他也是广田公司的经理和法人代表,所以当时他是自己告自己。而当初借款抵押时,因为元下田果场仅值610万,还欠990多万元,于是双燕岗的11000多平方米的土地也被抵押了。最后这两处土地都被广田公司收走了,广田公司还有权利起诉元下田果场。

实际上,且不说元下田果场根本没必要借1600万,广田公司也是200 年刚成立的公司,注册资金仅 0万元,元下田果场要向广田公司借1600万吗?!张新华的惯用手法也就是这样,空手套白狼。

听了 到张新华被 双规 ,我们高兴得沸腾

南方日报:张新华等人落马,你认为与你们的举报关系大吗?

任权:有关部门说,我们提供的举报材料,为这个案子起到了很大帮助,梳理清楚了张新华的关系网。今年7月,广州城投集团纪检委在接到省市纪检部门转的信访举报材料后,给我下了一份答复函,其中提到张新华被 双规 。但这次只能说是打出了苍蝇,背后还有老虎需要揪出来,希望有关部门深查下去,我们也会继续信访举报。

南方日报:你们对目前的举报结果满意吗?

任权:张新华案子可以说是我们职工十几年实名举报的结果。听到张新华被 双规 时,所有白云农工商的人都高兴得沸腾了。但作为群众代表,我们希望政府能一直查下去,白云农工商的几千名群众给我们的担子还很重大。这是个窝案,绝不是张新华一个人作案的,这是我们职工关于这个案子的定义。

南方日报:举报张新华这种人,您会担忧自己的安全码?

任权:张新华曾说 我不怕,你看我曾被抓进去七天,不还是一样被放出来了?! 我说我也不怕,我在 文革 期间也坐过70天,比他多,我也一样被放出来了!但是,我现在没有他多了。我也一直相信,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都报!

社会需要

更多的任权

记者手记

2005年5月14日,张新华等白云农工商高管与群众开会讨论如何解决小区问题,这天也是他生日,一段视频恰好记录了这一幕。群众屋内屋外把张新华等人包围得水泄不通。屋内光线略显不足,更衬托出张新华等人脸色阴沉。

这天的会议让群众这些年累积的怨恨有了一个井喷口。大家在会上积极发言,责问张新华等领导关于配件公司的种种问题,比如有人名义上 下岗 了,领了遣散费,却仍接着上班,照领工资。当工友的发言讲到大家心痛处时,群众掌声如雷。

张新华在现场摆出一副积极解决问题的样子,并把大家利益的损失归咎为公司政策未理顺、协议未弄好等原因,只字未提主观原因。尤其是关于卖地卖到群众无路可走的事情,张新华归咎于规划局,并称即使这块地没有经过拍卖竞价,也是 符合程序 的。

张新华等人面对敏感话题时含糊其辞。比如,当有工友指出张新华等人在除白云配件公司以外的其他子公司上获取私利时,现场有高管指出不要岔开话题。又比如,当现场有人质问公司的确切下岗人数时,张新华吞吞吐吐,面对着在场众多下岗数年的工人,称下岗方案还未完全推进。面对着大家不断的质疑,他匆忙推进会议到下一个议题。

张新华把 成功争取 小区生活道路的功劳放在自己身上,并以此作为理由,希望群众给他时间去解决其他问题。事实上,如果不是任权等工友的维权活动,如果不是市委领导亲自到小区解决问题,张新华是不会去争取这块地的。不然,开发商也不会无视工友的反对,坚决开工。而今天看来,张新华当日贯穿会场的拍胸脯的话,如 你相信我 、 我对职工要负责 、 我做不够的,你批评我 等话语,像是对他日后所作所为的极大讽刺。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张新华这类人的存在,必然催生任权这类人的存在。任权等下岗工人敢于并乐于与恶势力作斗争,兴许这是与生俱来的品质。他就像一个千斤顶,能够长时间抗住巨大的压力。群众是他的力量源泉,而他也在享受着 为人民服务 的过程。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沧州癫痫病专科医院